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妖皇 > 第七百八十六 妖皇炼天

第七百八十六 妖皇炼天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“极好极好!妖王大人果真有心之人!”
  “嘿嘿,听说魔族之祖的本尊,也是一位妩媚得不可方物的美人儿,穆大人就没有去趟北州的想法。”
  一听对方道出魔祖二字,人王大人满脸的春风顿时如遭霜打,颤声道:“那只怪物我可享受不起,这天下除了我那位兄弟,可没人能降得住她。”
  “魔祖有那么厉害,算了算了,异族之辈,可比不过我们妖人两族的佳人,今天穆大人可要不醉不归。”
  “哈哈,别说不醉,就算醉了,本少爷的战力,也是无人能及,走走走,今天就与那些美人大战个三百合!”
  形如浪子的一对青年,终于找到了知音,勾肩搭背之下,向着风流之地行去,那还有什么人王的架势,分明两个登徒浪子。
  东洲的人王,依旧是历届轮回转世的痴情之人,穆剑音图得清闲,将人族交给了两位大乘强者,自己仍旧花天酒地,倒也得了个逍遥快活。
  东洲的世家,在大战之后也开始恢复着元气,不过不久之后,一处新成立的宗门,在东洲名声渐起。
  其名为盘云宗,据说曾经是妖皇的师门所在,单单这一个名头,就已经压过了五大世家,而且宗主还是位仙子一般的修士。
  西州熔泽上,凶兽浑沌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,整座熔岩的上面,被建起了一座宏伟的城池,以无数根巨石架起,看起来奇异而威严。
  妖皇城,西州妖族们的圣地。
  威严的大殿里,立着一座高背的宽大石椅,显得冰冷而庄严,那是属于妖皇的宝座,万妖之主号令天下的所在。
  此时的妖皇殿里,空空如也,包括纹雪、赤炼与夜白的一众妖修正陪着‘妖皇’大人,在大殿门外的两根巨大石柱上刻字。
  一身威严龙袍的身影,在左边的石柱上刻着:一缕残魂半世仙,一点谜团万古勘。
  在右边的石柱上刻下:踏遍四方无绝地,铸我妖身荡九天。
  拧了拧有些宽大的龙袍,瘦小的身影望着自己刻下的词句,满意地点了点头,自语道:“荡九天,看看,看看这文笔,要我说呀,我家主子什么都好,就是这文采么,没有我三寸老练呀。”
  听着对方的自吹自擂,没心没肺的赤炼顿时捧场道:“三寸大人说得极是,这好比是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浪更比一浪强,前浪无力向前去,被后浪怕死在沙滩上啊。”
  “放屁!把主子拍死在沙滩上,我不成了无主之人,你个混账,马匹都拍到牛脑袋上了,应该说成是被后浪推到那九天上,懂么,哎,这普天之下,若论拍马,舍我其谁呀。”
  被主人安了个代理妖皇的身份,英雄最寂寞的三寸,在无敌最孤单的马屁神功之下,感慨万分,身后的一众强大的妖修,均都翻了翻白眼,却没人敢挖苦什么。
  随让人家的主子是妖皇来着……
  四座悬空漂浮的大地下方,五彩的云海已然不在,在下界看来,天穹之上的四方之地,已经显露出清晰的轮廓,虽然世间的天之气息极少,却也并未完全消失,感知到真正的天地气息,对于下界的生灵们存在着极大的好处,至少突破化神,已经不再向原先那般困难。
  荆州,郑国与晋国的交界处,有一座茂密的山林,这里是五龙寨的旧址。
  当年的匪寨,早已在岁月中消失,留在原地的,如今只有一座精致的屋舍。
  建立在深山中的屋舍,精致简单,门前是用篱笆围成的一圈儿院子,院儿里栽着果蔬,养着家禽,犹如一户普通的农家,看起来温馨安宁。
  院中的古树下,一道清瘦的身影正捧着一本古书看得入神,一身月白色的锦袍,衬得青年十分文雅,可不像个真正的农户。
  这时屋内走出了一位俏丽的女子,捧着刚刚沏好的灵茶,就倚在门边,也不打扰看入了神的夫君,满眼温柔地望着树下的身影。
  后山,宁静的古林中,流淌着一条清澈的小溪,其中水质清澈,鱼儿肥硕,是一处垂钓的好地方,在溪边,坐着两个女孩儿,大的那个十几岁的模样,一头苍青色的长发,小的那个也就几岁的样子,胖嘟嘟的小脸儿,显得可爱至极。
  两个女孩儿均都持着鱼竿,在溪边静心垂钓,这是她们的爹爹,为她们安排的课程,修心养性。
  年长的女孩儿,耐性还好些,可以一坐一天,可那个几岁大小的娃娃,根本耐不住这份寂寞,在溪边待了不到半天,就将鱼竿偷偷插进地里,随后蹑手蹑脚地来到后山林中的一处空地外,捡起了一根树枝,兴高采烈地捅向了占据了整片空地的一只庞然大物。
  那是一只黑色的巨大肉球,呼吸之间一伸一缩,看起来极为有趣,然而这只肉球体内涌动的,却是连大乘强者都畏惧不已的凶煞之气。
  犹如精灵一般的女娃,捅了捅这个大块头,凶兽骤然缩紧了本体,顿时逗得女娃哈哈大笑,手舞足蹈。
  被人从梦中惊醒的浑沌,自从换了个栖息之地,就没睡过几个好觉,怎奈任凭它如何暴怒,也不敢一口吞了这个可恶的小家伙儿,只好发出求饶般的低吼,对方体内的气息,比它这只洪荒凶兽都要可怕万分。
  四方皆惧,凶威震天的浑沌,居然沦为了女娃的玩具……
  后山传来的低吼,惊醒了沉入书中的青年,栗天抬头望到了捧茶的爱妻,露出一份温柔的笑意。
  宁静的屋舍中,在厅堂处挂着一幅字画,上半部分,笔锋柔和,显然出自女子的笔迹,下半部却苍健有力,暗藏锋芒,上书:
  那年花开映月时
  云如海,月如勾
  思君一夜发如雪
  愁白头,遁九幽
  吾欲成仙逍遥去
  念不静,情难收
  不如白筝奏神曲
  弦如墨,笑九州
  全书完
  (本章完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